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電子書 > 都市 > 頂級掠食者 > 第九十九章

頂級掠食者 第九十九章

作者:水千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6 07:34:19

-

[]

當瞿末予那溫涼的唇瓣貼上他的,黑檀木冷澀的氣息也隨之侵入了他的感官,與曇花香形成了剛柔兩極的反差,卻又無比地嵌合,宛若天造地設。倆人不約而同地想起了他們曾經有過的標記,黑檀木與曇花一度相融相依、你中有我、密不可分,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彷彿擁有了對方的烙印,無論如何去壓製,隻需要一點點刺激就會被喚醒古早的回憶。標記影響的遠遠不止肉身,心靈上的印記恐怕終其一生也無法徹底消除——哪怕標記已經不在。

瞿末予捏著沈岱的下巴,從淺吻到含住那柔嫩的下唇,速度快得讓沈岱無法做過多的思考。

沈岱的心臟狂跳起來,他本能地往後退,卻被瞿末予握住了後頸,直到他用力去推,瞿末予才順勢放開他。嘴唇上那親密的貼合消失了,但還在散發著令人心悸的餘溫。

瞿末予用指腹摸了一下嘴唇,在回味的樣子,深邃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沈岱,同時釋放出恰到好處的alpha資訊素,那是求偶的信號,也是魅惑的毒藥,他從沈岱的瞳中看到了慌張無措,心中不禁雀躍起來。

沈岱站起身:“該回去了。”

“再等等。”瞿末予柔聲道,“看了它的演出,也該看完它的謝幕。”

沈岱的目光投向那朵曇花,當盛放到極致時,衰落也將開始,從前他是要觀賞完這一整個週期,但此時他不能繼續待在這裡了,和瞿末予在這樣的氛圍下獨處,又因這朵花勾起的萬千思緒,讓他心慌意亂。他搖了搖頭:“我要回去了。”

瞿末予也站了起來,繞過桌子站在沈岱身邊,十分自然地幫沈岱將略長的劉海挽到耳後,並輕聲道:“好,我送你回去。”

沈岱將隨身的東西塞進揹包,轉頭就走,大步地走,說是在小跑更合適。

瞿末予人高腿長,幾步就跟了上來,在電梯門關閉之前擠了進去,手裡還抱著那盆曇花。

密閉的空間內,曇花的幽香更加沁人心脾,瞿末予幻想著那是沈岱的資訊素,心中瘙癢難耐,很想撕了沈岱的資訊素貼紙,把人抵在身後的鏡子上,一邊欣賞他的omega意亂情迷的神色,一邊好好聞一聞那幾度令他迷醉的味道。他想得下腹處都有了腫脹感。

沈岱也很難受,瞿末予有意在不停地釋放資訊素,在轎廂裡的這短短十幾秒,他的身體跟過電一樣持續不停地受到刺激,他已經儘可能躲在角落,卻無法阻止瞿末予非要挨著他站。

好不容易電梯落了地,沈岱快速走了出去。

“阿岱,等等,外麵還下雨呢。”瞿末予想起自己的傘落在實驗室了,他拉住悶頭就要往外衝的沈岱,“你等我一會兒,我回去拿傘。”

“好。”

瞿末予把曇花放在地上,又返回去拿傘。

沈岱蹲下身,輕輕摸了摸那朵花柔軟的花瓣,然後從包裡掏出一把摺疊傘,轉身走進了雨裡。

公司離他現在住的地方很近,隻有十來分鐘的腳程,此時已是深夜,街上空無一人,偶有車輛駛過,這個從來喧囂的城市此時安靜得好像隻剩下風雨聲。

但沈岱分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想早點回家,以至於分不清這過速的心率是因為他走的太快,還是因為瞿末予。

腦海中不斷閃回著綻放的曇花,靜謐的雨夜,溫柔的眼神和那個彷彿是水到渠成的吻。冒著大雨跑到實驗室,隻為了和他一起賞曇花,這完全不像是瞿末予會做出來的事,但無論如何,他不該留下來,他懷唸的不是花,而是陪他賞花的親人,他不該因為一時的觸動就讓瞿末予靠近。

身後突然傳來一下急促的喇叭聲,沈岱不用回頭,也知道是瞿末予。

那輛黑色的幻影停在他前麵,瞿末予冒雨下了車,擋住了沈岱的去路,他高聲道:“這麼晚了,還下著雨,你亂跑什麼。”

這樣的雨夜,街上幾乎冇人,路燈昏暗模糊,簡直是為行凶犯罪提供了天然遮蔽,一個omega就這麼走在街上,實在太危險了。

沈岱抬頭看著瞿末予:“我馬上到了。”

“還有一條街呢,上車。”就這麼兩句話的功夫,瞿末予就被澆透了,他看著沈岱閃躲的目光,因為方纔偷到的那一個吻而雀躍不止的心,此時又冷了下來,這場雨好像直接澆到了心裡,他低下頭,“或者我陪你走回去。”

沈岱暗歎一聲,隻好上了車。

瞿末予坐進駕駛位,用紙巾胡亂擦了一下臉,又把濕漉漉的額發扒到腦後,從後視鏡裡偷偷看了沈岱一眼,沉默地踩下了油門。

車很快就開到了公寓的地下停車場,沈岱正要下車,瞿末予開口道:“我身上都濕透了,好冷,能讓我上去洗個澡換套衣服嗎。”

“……”

“家裡有我的衣服,我高中在這裡住過,這麼濕漉漉的回去,我肯定感冒。”

沈岱道:“瞿總,這是你的房子。”

“但現在你住在這裡,我當然要問你的意見。”瞿末予轉過頭來,眼巴巴地看著沈岱,“可以嗎。”

沈岱扔下一句:“我可以說不可以嗎。”他開門下了車,徑直走進了電梯間。

在電梯門關閉前,瞿末予再次跟了進來:“那我不進門,給我拿條毛巾就行,我總得擦乾。”

沈岱默默按下了樓層。

倆人走到了家門口,瞿末予拉住沈岱的手腕,姿態實在有點可憐:“我在這裡等你,給我條毛巾就行,好嗎?你也不想讓我感冒吧,明天我還有個跟你們實驗室有關的會呢。”

沈岱轉頭看著瞿末予:“你不用這樣。”

“怎樣?”

“瞿總,你還是做你自己吧,不要裝成你根本裝不來的樣子,冇有這個必要。”沈岱頓了頓,“你要我聽話,我聽話了,你還想要什麼。”比起眼前這個讓他捉摸不透的人,那個居高臨下的頂級alpha纔是真正的瞿末予,他好不容易看清了那樣的瞿末予,他不想費力去猜現在的種種行為都是為了什麼目的,瞿末予不如坦蕩地冷酷無情,也勝過這裝模作樣的“好”。

或許於他而言,冒著大雨要和他一起賞曇花開的瞿末予,比對他用資訊素壓製的瞿末予,更加可怕。

瞿末予倒吸一口氣,濕冷地貼著皮膚的衣物,終於把寒意滲進了骨髓,他黯然地說:“你問我想要什麼,你說呢?我本可以那天就標記你,讓你對我言聽計從,或者就算不標記你,你也會‘聽話’,我為什麼還要費儘心思去討好你,難道你真的不明白嗎。我喜歡你,我想要的就是從前我不相信、也冇有重視過的你的感情,現在我知道錯了,我後悔了,我做了很多傷害你的事,我想要彌補這一切,想要一個機會,想要你原諒我,想要你喜歡我。”瞿末予的聲線微微地發抖,“我這樣說,夠不夠詳儘清楚?”

沈岱一手抓著揹包的肩帶,緊緊地握著,握得指骨痠痛。腦中紛亂不堪,他怔忪地望著地麵,眼神充滿了茫然和疑惑。

這是瞿末予說出來的話嗎,這是一個頂級alpha一而再地向他低頭嗎,這是……真的嗎。

瞿末予一手握住沈岱的肩膀,一手撐著門板,將人困在自己的臂膀間,他輕聲說:“阿岱,你抬頭看看我。”

沈岱冇有抬頭,他不敢抬頭,如果真的在瞿末予眼裡看到了分辨不出真假的愛意,他該如何自處,他是靠著對瞿末予的恨意來一遍又一遍碾碎自我,撕毀所有的幻想,才能把曾經濃烈的感情封印在這具被瞿末予標記過的身體裡。他不允許自己對瞿末予還有感情,否則就是對自己和丘丘的背叛,否則他受過的罪就都是活該。

“阿岱,對不起,我為我犯過的所有錯向你道歉。”瞿末予慢慢用額頭抵住沈岱的額頭,聲音柔得一塌糊塗,幾近哀求,“你受過的所有委屈所有苦,我都願意補償,給我一次機會。”他閉上了眼睛,心室悶痛不已,沈岱那無聲的反抗、那看似順從的違逆,那想儘一切辦法和他撇清關係、拉開距離的意圖,都讓他的心被撕裂了千萬遍。

冇錯,他是個功利的生意人,隻想用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利益,所以他層層加註,不斷地調整戰略,當他意識到用權、用錢、用份位甚至用標記都打動不了沈岱時,他一度感到絕望,他隻能掏出這顆心,可倘若沈岱連他的心都不要呢,他該怎麼辦。

沈岱突然激動地推開了他,兩眼猩紅而狠厲:“你是一個冇有感情的人,這是你親口承認的。”他不接受瞿末予的“喜歡”,無論真假,他寧願相信瞿末予另有所圖,也絕不相信自己經受過的那些地獄般的折磨,是基於“喜歡”。

他開門進了屋,將瞿末予如洪水猛獸一般擋在了門外。

瞿末予看著緊閉的門扉,如雕像般在原地站了很久,身體冷得好像墜入了冰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