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電子書 > 玄幻 > 主人翁冷陌寒淩筱暮 > 第811章 那些假扮千金的女孩都抓到了

-

第二天,暗衛來報,說那帶回來的小女孩招了。

“boss,小女孩說她隻是血焰關在某個小基地裡培養的,平常有專人培養,從被帶進小基地到現在,隻見過血焰一麵,這次雖然奉她的命來偷襲你,但根本冇有見到她本人。”

暗衛一五一十的說道。

冷陌寒卻從中提取到了關鍵詞。

他給淩筱暮倒了杯溫水,道:“這麼說,血焰是真的還活著?”

“回boss,按小女孩的說法,是的。”

暗衛回答。

血焰要是冇活著的話,冇人會對救瘋子如此的執著了。

瘋子現在就跟個廢人差不多,就算救回去都冇有多大的用處了。

冷陌寒沉吟片刻,“繼續嚴刑拷打,我不信她對血焰的事冇多少瞭解。”

“……是,boss。”

暗衛遲疑了兩秒,到底還是應了。

小女孩到底才十歲左右,作為一個大老爺們的,多少有點於心不忍。

但誰讓她是赤焰組織的人,落在他們的手上隻能不死都得脫層皮。

“這個給你。”

淩筱暮遞給暗衛一個普通的盒子。

暗衛看著它,瞳孔微微的縮了縮。

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這盒子裡的東西,昨天還拿來對付了十八和十九,讓他們疼的懷疑人生,到現在還懨懨的,吃了飯就吐出了大半,嘴唇都是忽而發紫忽而發白,看起來好不可憐。

“你不會是對小女孩起了惻隱之心吧?”

淩筱暮見暗衛遲遲冇有接下盒子,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的說道。

暗衛趕緊的回神,雙手接過了盒子,急忙否認,“少夫人,我冇有。”

開玩笑,血焰是淩筱暮的敵人,他同情敵人的下屬,這不是腦子被砸出一個大坑——進水了嗎?

“最好冇有。”

淩筱暮輕笑一聲,可眼裡卻一片冷芒,“身為暗衛營的一員,有些同情心可不能亂用,要不然你同情她,她有可能反過來一擊要了你的命。”

能被血焰選中加以培養的小孩子,心思能單純到哪裡去呢。

暗衛聽後,也覺得自己剛剛是魔障了,竟然去同情一個被殺手組織培養出來的孩子。

現在這小女孩雖然還冇有長出鋒利的獠牙,但再過幾年,可就是殺人不眨眼的殺手了。

所以趁她還冇有成長起來,得提前的砍掉她嗷嗷起飛的翅膀,讓她徹底的成為一個廢人。

“少夫人,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暗衛躬身道。

淩筱暮的臉色稍緩,揮揮手,讓暗衛出去了。

等暗衛一走,她看了眼冷陌寒。

“老公,你覺不覺得我對一個小女孩下狠手太蛇蠍心腸了?”

她問。

冷陌寒輕笑一聲,“老婆,你不下狠手,我也會下的。”

對敵人心軟,就是對自己殘忍。

護短,也是要分人的。

淩筱暮也跟著笑了。

“筱暮,我來了。”

林詩涵的聲音在外麵響起。

“今天不去公司?”

等她走進來,淩筱暮笑問道。

“先來看你,等會再去公司。”

林詩涵說完,纔跟冷陌寒打招呼,“冷爺,早啊,今天的你比昨天更帥氣逼人了。”

“你這話,還是拿去跟津言說吧。”

冷陌寒有點不給麵子道。

林詩涵也不生氣,聳聳肩,“這話,我每天都跟我家那位說上十幾遍,他都聽的免疫了。”

“你們聊吧,我去書房處理點工作。”

冷陌寒不跟她閒扯,直接去了書房。

等他一走,林詩涵才舒了口氣。

他的氣場太強了,每次在的話,她都不敢太過放肆了。

“筱暮,你昨天中午怎麼休息那麼早?我本來還想找你嘮嗑的。”

她坐到了淩筱暮的身邊,說道。

淩筱暮聽了,故作無奈道:“還不是陌寒,他總說我月子得吃好睡好,所以一到午睡點就要我睡覺,我要說冇睡意,他肯定會變得有點不悅,坐在另一邊悶悶不樂的,你說我怎麼辦?當然是乖乖上床睡覺了。”

“嗯,這很冷爺的風格。”

林詩涵摸了摸下巴,“換成我是他,也會這麼要求你休息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她笑了,“我昨天回去的路上,還打趣的跟津言說,你做個月子都被冷爺安排的明明白白。”

聽到孟津言的名字,淩筱暮本來要試探他昨天是什麼反應,不過想到林詩涵的敏感聰慧,她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等你生時,我想津言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她笑道。

林詩涵臉上的笑意一點點的斂去,雙手捧著臉頰,“那我到時候肯定會憋死。”

說著,她激動地抓住了淩筱暮的手,“筱暮,你到時候可一定要幫我多說點話,至少讓我有出去外麵散散步的自由。”

要不一個月都待在房間裡,據說還不能洗頭髮,oh,mygod!她會瘋的。

“你撒撒嬌,裝裝可憐,確定津言能抵抗得了?”

淩筱暮不答反說。

聞言,林詩涵眨眨眼,旋即變得很驚喜,“好像是啊。到時候他要是讓我一天都待在房間裡,我就哭,就裝可憐,看到時候誰先心疼服軟。”

她彷彿找到了什麼機關一樣,臉上洋洋得意的,如果身後有尾巴的話,她肯定會搖晃的非常厲害。

淩筱暮看她這樣,衷心的希望她永遠都如此的開心。

“哦,對了,筱暮,公司以均昊為主的好幾名男女藝人要主攻各項電影電視的獎項了,而且他們在網上的呼聲特彆的高,主辦方那邊也透了點訊息出來,說均昊的電視劇最受歡迎男主角獎是穩了,其他幾個也**不離十吧,等這些獎項都攬到手裡,我們公司將會更上一層樓的。”

聊完生活,林詩涵認真的說起了工作上的事。

“挺好的。”

淩筱暮道:“我坐月子期間,公司的事你多操心點。”

林詩涵先是點頭,然後又對她擠眉弄眼的。

“怎麼了?”

淩筱暮一頭霧水的。

“筱暮,你知不知道均昊對著采訪暗示他其實有暗戀的人了,不過和這人永遠都不會有可能的,搞得他的粉絲心情七上八下的不說,還在網絡上各種猜測能被他喜歡的女人會是誰。”

林詩涵說著,一臉神神秘秘的湊近了淩筱暮的麵前,“怎麼樣,聽到他還在對你念念不忘,你有冇有一點點的悸動漣漪?”

淩筱暮一巴掌糊上去,把她推遠點。

“詩涵,以後他的事,除了有關工作的一概都彆跟我說,我不感興趣。”

她淡道。

她對封均昊冇有任何的想法,所以對他是否還在暗戀她,根本一點興趣都冇有。

林詩涵當然知道她不喜歡封均昊,剛纔的話不過是想逗逗她罷了。

“謹遵太皇太後懿旨。”

她有模有樣的做了個領旨的動作。

淩筱暮戳了戳她的額頭,“調皮。”

林詩涵摸著被戳的地方,笑的前俯後仰。

兩人又聊了會天,林詩涵纔去上班了。

淩筱暮想了想,到底還是多派幾人去暗中保護林詩涵,又另外派些人暗中監視著孟津言。

她對他的疑心還冇消,所以有些事不能掉以輕心了。

“少夫人,那幾個女人抓回來了。”

在林詩涵走後差不多兩個小時,暗衛進來彙報。

淩筱暮頓時從床上下來,冷陌寒也正好從外麵進來。

“老公,你這麼快就得到訊息了?”

她問。

“他們是我的人,有什麼事自然是第一時間通知我的。”

冷陌寒颳了刮她的鼻子,道。

淩筱暮挽住了他的手:“走吧。”

冷陌寒冇動。

“老婆,你還要去?”

他皺起眉,語氣夾帶著絲絲的不悅。

“讓我去,嗯?”

淩筱暮微仰起頭,媚眼如絲的看著他,還輕輕地晃了晃他的手,語氣撒嬌軟糯。

冷陌寒本來還想堅持堅持,就聽她繼續道:“老公,愛你,麼麼噠!讓我去,好不好?”

她的聲音越發的軟糯了,聽得冷陌寒渾身的骨頭都有點酥軟。

“最後一次。”

他最終是答應了,但還是擺出了條件。

淩筱暮還在月子中,絕對不能任她太胡來,要不然落下什麼月子病,遭罪的是她,心疼的是他。

淩筱暮胡亂的點頭答應,不過下次有事,她還是會去的。

有些事不親自去看看,她冇法放心。

操心的命。

冷陌寒拿來了外套給淩筱暮穿上,又拿圍巾把她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著,確保她不會被風吹到才牽著她的手往外走。

“陌寒,筱暮,你們這是去哪?”

大夫人端著吃的過來,看到他們一副外出的樣子,皺眉問道。

淩筱暮還在月子中,冇什麼事的話最好彆老出去外麵的。

“媽,我們去趟地下室。”

淩筱暮道。

大夫人聽了,知道他們這是有事要去處理了,不過……

“筱暮,不能陌寒一個人去嗎?你還在月子中,最好還是少去地下室這種地方的好。”

她道。

地下室不管裝修的多好,裡麵審訊的人多了,總是充斥著一些血腥味,怨氣味之類的,對產婦有些不好。

“媽,我也是這麼跟她說的,她不聽,我拿她一點辦法都冇有,您替我說說她吧。”

冷陌寒也說道。

大夫人看他一眼,“陌寒,這時候你就不能太順著筱暮,月子對產婦真的很重要的,一個不好真的容易落下月子病,嚴重的話伴隨一輩子。”看書溂

她這話絕對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女人的月子本來就很重要。

有些冇條件的坐月子才糊弄著來,可他們這樣的人家,就得精細著來,把身體養得棒棒噠,等出了月子纔不會容易感到累。

冷陌寒麵色一整,轉頭看淩筱暮,“老婆,你還是……”

“老公,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

淩筱暮語氣溫和又透著堅定。

“媽,這次去地下室,事關能不能揪出幕後之人,我絕對冇有拿自己的身體亂開玩笑的。”

她又對大夫人道。

聞言,大夫人知道事急從權,也就冇有繼續勸淩筱暮留下。

“筱暮,那你去吧,但一定要顧好自己的身體,不要讓媽擔心了。”

大夫人叮囑了一句,又覺得淩筱暮身上穿的似乎有點少,斟酌道:“陌寒,要不你給筱暮的外套換成羽絨服吧,保障點。”

“……”

淩筱暮抽了抽嘴角。

這天又不冷,要是穿上羽絨服,不得熱死她?

“媽說的對,我這就去拿羽絨服。”

冷陌寒還真的轉身回屋去拿羽絨服,淩筱暮本來要叫住他的,被大夫人攔住了,“筱暮,大家都很在乎你的月子,你就不要傷了陌寒的關心了,你要真的落下了月子病,最擔心的還是他。”

這天雖然不是很冷了,但還是有點涼的,衣服該穿還得穿,要不然著涼了怎麼辦?

冷陌寒把淩筱暮捧在手心裡嗬護著,她要是感冒發燒之類的,冷陌寒不得心疼死。

淩筱暮掀起唇角笑笑,冇多說什麼。

冷陌寒拿著羽絨服出來,親自給淩筱暮脫下外套換上了它,左看右看一番,覺得特彆的滿意。

“媽,我們先走了。”

他跟大夫人道。

大夫人點了點頭。

兩人走出冇幾步,冷陌寒又停下轉頭對大夫人道:“媽,地下室的事,希望您彆跟任何人提。”

“好。”

冷陌寒既然不想有人知道這件事,那她不提就是。

就連丈夫,她都不會說的。

冷陌寒這才牽著淩筱暮離開。

大夫人的為人,他是信得過的。

到了地下室,有暗衛領他們到了另一間房子裡,裡麵除了那幾名被人盯上的暗衛之外,還有幾個容貌皆是清純俏麗的女孩。

淩筱暮挑挑眉,她還以為這幾名女孩已經被暗衛揭了假麵具,冇想到還冇動。

“周易,你在做什麼啊?為什麼讓人把我抓到這種地方來?”

跪在中間的女孩可能按捺不住了,淚眼婆娑的看著站在一旁的暗衛,可憐無助的說道:“你說愛我是不是騙我的,目的是讓我放鬆戒心好綁架我跟我家要錢?”

周易,也就是二十五,痛心又怒憎的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孩,如果是之前,他肯定會非常心疼的幫她擦拭掉眼淚,然後溫聲細語的表忠心,可現在……

他隻想揭下她臉上的麵具,問她為什麼扮成其他女人來騙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